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当愿景映照现实

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当愿景映照现实
(北京冬奥会)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当愿景映照现实  中新社北京12月28日电 题: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当愿景映照现实  作者 谢雁冰 邢翀  在上海工作的张雨薇这几年爱上了滑雪,现在她的滑雪频率更高了——她不再需要在雪季前往外地,而在身边的室内滑雪场就可以随时随地享受滑雪乐趣。  廖盛康原本就是个冰雪发烧友,体验过世界很多雪场的他来到广州时发现,这里的冰雪场地设施超出想象,对初学者还“相当友好”。“我可以叫上很多朋友来玩,大家都非常开心。”图为参加测试的大学生自拍留念。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受地理气候等因素影响,“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是昔日中国的真实写照。借助北京冬奥会举办契机,冰雪运动在中国逐渐打破时空限制,“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愿景逐渐成为现实。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初,中国各地就已建成654块标准冰场,803个室内外各类滑雪场,较2015年的增幅分别达到317%和41%。以上海为例,2015年市内冰雪场地仅有十余家,如今已增长了一倍多,全球最大室内滑雪场“冰雪之星”也有望在2022年建成。  更让张雨薇兴奋的是,近年来花样滑冰世锦赛、短道速滑世界杯等国际顶级赛事相继落地上海,她和亲朋好友组团观赛,“不少人因此爱上了滑冰”。  除了上海,重庆还举办过中国冰壶公开赛、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前不久中国冰雪品牌活动第八届全国大众冰雪季更是在湖北三地同步启动。这一系列国内外重大冰雪活动的落地,进一步带动了中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  与此同时,在基础扎实的东北地区,冰雪运动更是掀起热潮,几乎成为青少年必备的“体育技能”。就在几天前,薛成承获得吉林省青少年冰球锦标赛季军,他的母亲张斯琦告诉记者,儿子平均每周会打两次冰球,在东北有些小朋友甚至每天都会上冰。  张斯琦曾在国外做过访问学者,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她立即鼓励儿子参与冰雪运动,她也亲身感受到,几年来长春市、吉林市的冰球场馆变得更加专业化和国际化,教练水平甚至“不输美国冰球教练”。  在“双奥之城”北京,目前已建成约200所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全市中小学生上冰上雪人数已达近210万人次,中小学生冬季运动会比赛从最初的冰上拼图、雪地登坡等趣味项目发展成兼具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壶、冰球、高山滑雪、单板滑雪等专业性赛事,赛期也从最初的一个月变为目前近两个月。  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主席申雪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协会采取俱乐部联赛、花样滑冰广播操等一系列形式,鼓励青少年参与,“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正在从愿景变为现实,更为中国冰雪运动后备人才培养夯实基础。  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已不足40天,在北京首个冬奥社区——石景山高井路社区,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武大靖、任子威与社区民众分享他们在冬奥冲刺备战的故事。隋文静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二次走进冬奥社区,切实感受到大家对冰雪运动的热情,甚至爷爷奶奶对冰雪知识都有了很多了解。  “大家从点点滴滴关注我们冰雪运动,就像水滴石穿,一切都在向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的目标和愿景正在实现,也一定能够实现。”隋文静说。(完)

罗杰斯:瓦尔迪会缺席三至四周 原因是腿筋伤势

罗杰斯:瓦尔迪会缺席三至四周 原因是腿筋伤势
直播吧12月31日讯 莱斯特城主帅罗杰斯透露,瓦尔迪将因腿筋受伤缺阵三到四个星期。  瓦尔迪在上周对阵利物浦的联赛杯比赛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伤病,现在已经加重了。瓦尔迪与埃文斯、瑟云聚、达卡一样,都是因腿筋受伤缺阵。随着伊希纳乔在周六对阵诺维奇的比赛后奔赴非洲国家杯,罗杰斯将在锋线缺少选择。  当被问及伤病情况时,罗杰斯说:“瓦尔迪周末将缺阵,麦迪逊应该没事。”当被问及瓦尔迪将缺阵多久时,罗杰斯说:“还不好说,可能是接下来的三至四周。”  “巴恩斯刚刚回来。他今天接受了训练,这是个好消息。伯特兰德可能会在下周回来。但所有其他人至少还有三周的时间。贾斯汀,我们需要让他打一些比赛。他本来要打一场比赛,然后他休息了10天左右。他本有可能缺席几周,但他回来训练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福法纳可能要等二月份。”  在与利物浦的联赛杯比赛结束时,瓦尔迪感到腿筋疼痛,尽管没有在对阵曼城的比赛上场,以求更好地恢复,但在周二战胜利物浦的比赛结束时,瓦尔迪再次感到疼痛。  罗杰斯表示:“这种密集比赛中的疲劳因素可能导致了伤病。他在对阵利物浦的联赛杯比赛中感受到了这一点,这影响了他在最后半小时里的表现。我们无法再做出任何改变。”  “我们在周末没有让他参与比赛,让他得到最大的休息。前几天晚上他在比赛快结束时感觉到了。恢复时间方面很困难。无论是否有新冠病毒,球员都会受伤,有时这只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首钢滑雪大跳台完成第一阶段造雪 即将开启二次塑形

首钢滑雪大跳台完成第一阶段造雪 即将开启二次塑形
(记者 陈杭)记者从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获悉,经过近三周累计时长200余小时的连续造雪,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首钢滑雪大跳台已顺利完成第一阶段造雪工作,二次塑形工作即将开启。  首钢滑雪大跳台将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举办单板大跳台和自由式大跳台两项比赛,这两项极限运动对比赛赛道的要求十分严格,不同区域的雪质、厚度、角度等都有精确规范,对场地塑型要求很高。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首钢滑雪大跳台已顺利完成第一阶段造雪。 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供图  首钢滑雪大跳台造雪共分赛道本体造雪、二次塑形、储雪区存雪、以及补雪四个阶段,全部造雪工作将在2022年1月20日左右完成。  目前,赛道起跳区和结束区的积雪已近四米高,形成山丘状,需要压平雪堆实现塑形。停放在赛道北侧区域的压雪车是塑形的“生力军”。这款压雪车总长9米,工作宽度4.2米,发动机功率406马力,扭矩1726牛米,巧妙结合了最佳机动性、强大性能与低油耗。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首钢滑雪大跳台已顺利完成第一阶段造雪。 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供图  “整套设备包括测斜仪、测距仪、DAB收音机和蓝牙设备。所有特点旨在确保精确和有效的压雪和造型,以及后期细节维护。”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山地运行主管魏巍表示,“压雪车的原理有点像我们平时常见的推土机,前面的雪铲可以把雪推平,不同的是压雪车后面还有雪犁,它可以把硬块雪打碎。目前造雪雪量已达到标准,塑形专家会驾驶压雪车沿着大跳台从上往下,按照比赛要求的角度和雪深将雪推平,塑造出完美的赛道。”  雪地塑形工作具有很高的技术要求,需要丰富经验的专家完成。“我们聘请了国际雪联的专家团队,他们会针对大跳台特点进行设计,包括起跳台的位置、高度、仰角、抛物线长度、抛物线角度等,精度达到毫米级。”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造雪负责人刘麒介绍,“届时,专家们将通过二次塑形,塑造出精确的高度和仰角,让着陆坡的角度和运动员起跳后的抛物线相吻合,为运动健儿提供更加精确的赛道,助力他们完成精彩的运动展现。”(完)

张家口冬奥村(冬残奥村)运动员房间里的纺织品如何“洗刷刷”?

张家口冬奥村(冬残奥村)运动员房间里的纺织品如何“洗刷刷”?
(冬奥问“冀”)张家口冬奥村(冬残奥村)运动员房间里的纺织品如何“洗刷刷”?  (记者 崔涛)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期间,张家口冬奥村(冬残奥村)运动员房间内的纺织品如何清洗?近日,中新网记者在张家口浣新纺织品洗涤产业园一新建车间内看到,国际先进的智能化洗涤设备正在安装调试。据了解,这里将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张家口赛区冬奥村(冬残奥村)及23家签约酒店的纺织品提供洗涤服务。  据张家口浣新纺织品洗涤产业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海花介绍,为保障冬奥会(冬残奥会)赛事项目,张家口浣新纺织品洗涤产业园专门开设了奥运保障洗涤专线,采购德国设备,采用世界先进的洗涤技术,严格按照洗涤流程对纺织品进行清洗和护理。张家口浣新纺织品洗涤产业园在洗涤过程中使用全自动的吊袋系统,可减少工人和纺织品的接触。 翟羽佳 摄  李海花说,车间是按照医用纺织品洗涤的标准和规格建设的,内部分为净区和污区完全隔离的两个区域。其中,污区内设置负压通风设备,所有运送来的纺织品要在污区进行消毒、分拣,再进入洗涤龙中洗涤。  据介绍,整个洗涤过程包括预洗、主洗、消毒、漂洗、中和五个程序18个环节,需36分钟完成。“在洗涤过程中可达到85°C高温杀菌洗涤,基本上主要的微生物和致病菌都可以杀死。”李海花说。图为张家口浣新纺织品洗涤产业园中的洗涤设备。 翟羽佳 摄  李海花告诉记者,运送来的纺织品会经过分类分拣,自动装入一个个吊袋中,整个洗涤过程中采用全自动的吊袋系统进行纺织品运送,可减少工人和纺织品的接触,节省大量的人力成本。纺织品洗涤完成后要经过压榨机脱水,再进行110°C高温烘干、180°C高温熨烫。洗涤完成后的纺织品由冬奥保障物流专线使用布草封闭笼车和封闭式箱式货车运送至张家口冬奥村(冬残奥村)以及各家涉奥酒店。图为张家口浣新纺织品洗涤产业园中的洗涤设备。 翟羽佳 摄  “我们成立冬奥专业洗涤团队和物流专线,严格实施全流程闭环管理政策,已经做好了迎接冬奥会(冬残奥会)的准备。”李海花说。(完)